♂ ,!

    再感情的世界里,很多人都说,谁先爱上谁就先输。

    错了——

    其实并不尽然,再爱情的世界里,并不一定谁先爱上的人便会先输,静萱和郑浩之间,明显是郑浩先爱上的,可是,到最后输得彻底的却是静萱。

    而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只是输给了年轻,输给了稚嫩!

    年少的感情,经不起任何折腾,年少的感情,也是那般的脆弱不堪。

    大学四年毕业的郑浩已经二十二岁了,年轻帅气的他,四周围围绕着不少送上门的年轻女孩,漂亮的,妩媚的,妖娆的,各种型,各种款任君挑选!

    而在这个对两性好奇的青春年纪,你期待一个二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守身如玉的等待着一个还没有长大的爱人,这绝对是很折磨的一种事情!

    尽管如此,郑浩却还是再努力克制着自己的**!

    暑假,郑浩踏出校园步入社会,十七岁的静萱也千里迢迢的买了机票将自己送到了郑浩面前,为了庆祝他的毕业典礼!

    很多人都说,如果一个男人真心爱一个女人,那么他就会控制自己的感情,等待她长大再将她采摘,郑浩很清楚自己是爱静萱的,他也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体内最原始的悸动,保持着那份想要好好爱护她的心思,二十二岁的他,依旧只是过着五指的抚慰外加av的洗礼。

    只是,如果没有那个意外的话……

    毕业前一天,班级里举办了欢送会,那晚,他因为高兴而和同学疯狂拼酒喝得烂醉如泥。

    娇小的静萱辛辛苦苦的将他从ktv里捞回家,累得不行。

    尤其是,回家路上,郑浩甚至还一反他平时的阎罗性子,对着静萱一阵撒娇,你可以想象得到,一个平时板着脸一直不苟言笑的男人,因为醉酒的关系颠覆了自己的形象,甚至那张万年面瘫脸上出现了红红的可爱之色时,这对一个已经交付自己感情的小女孩来说,是如何的让人悸动且兴奋。

    将郑浩扶到床上,静萱柠着毛巾给郑浩擦拭,目光轻柔。

    甚至还抬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描绘着他那冷峻的五官,从他的眉毛画下,画到微微弯起的薄唇——

    “静萱,老婆,宝贝……我爱你。”平时都是称呼她丫头的郑浩,再她给他擦脸之际突然从床上爬起,拉着静萱的手,笑得痴痴的,边笑还边撒娇的叫唤,每一个称呼都像是羽毛一般直接挠着她的内心。

    静萱只感觉自己一阵脸红耳烫。

    内心深处也微微有些骚动——

    “郑浩,你别这样,乖,我给你洗脸呢!?”静萱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内心,然后将温热的毛巾贴在郑浩的脸上,想要给他擦拭脸颊。

    动作粗鲁当中却也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轻柔,他喝得烂醉,她是有些生气的,下手的动作也明明用力,可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舍得下重手。

    再这缓慢的时间里,再她自己无法察觉的地方,郑浩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竟然已经再她的世界里根深蒂固了!

    所以,她怎么舍得粗鲁对他。

    “不要,我想亲老婆你!来,亲亲。”一把不耐烦的将毛巾扯掉,郑浩双手直接爬上静萱的小蛮腰,微微嘟着薄唇,那帅气的脸上洋溢着可爱之意。

    静萱有些手足无措的发窘。

    她知道,郑浩这是醉酒的原因才会如此,正再思考自己究竟该如何安抚他的倔脾气时,郑浩却快她一步的做出了反应,直接低下薄唇堵住她的红唇,再上面辗转反侧。

    静萱呆愣了一下,整个人也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顺从。

    郑浩的理智已经被酒精洗礼,此刻的他已然忘记了平时自己的自控能力,他也忘记了自己要等待静萱长大的想法,一门心思的只想要抱着她,好好的亲亲她,摸摸她!

    静萱才十七岁,只看到小黄书的她,对于两性也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因为相信郑浩的原因,她也没有反抗他的引诱,相反的还跟着郑浩的**再其中沉溺。

    渐渐的,这个炙热的夏天夜晚,郑浩再酒精的引诱之下,一步一步的吞噬了静萱的一切。

    静萱害怕且进展的承受着他的炽热,对于他不断再她身上纵火也觉得奇怪,稚嫩的身体有些被情***欲掌控,红唇微微发出一丝呻***吟!

    她的低低呻****吟瞬间击垮郑浩的理智,下一刻,大掌迅速的开始剥离她身上的衣物,直到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得一干二净时,大掌抓起修长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而下半身则慢慢靠近她的稚嫩!

    “疼……”当少女的印记被狠狠穿透时,静萱挣扎着僵硬了身体,那撕裂般的疼痛也让她的理智回笼,泪水缓缓落下。

    此刻的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

    是推开郑浩,还是承受他的疼惜。

    无措和疼痛击垮着她的内心,直到那抹人类最原始的悸动开始盘旋时,她才没有像是之前那般害怕——

    郑浩尽管被酒精洗礼得失去理智,但是却还是再听到静萱的哀时,一脸心疼的亲吻她的眼角,将她的泪水尽数吞没,强忍着自己的欲***望轻哄身下的人儿!

    “乖,一会儿就不疼了。”郑浩用着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去安抚着她的不安,大掌也同时开始再稚嫩的身体上流连挑***逗着她的敏***感,让她渐渐的放松身体,然后让她慢慢享受他的亲昵。

    直到她适应了他的存在,他才渐渐的开始律***动起来,一下一次的贯穿着她的身体,而她则一次一次的吞没他的粗***矿!

    男女之间的强硬和温柔,仿佛天造地设一般,契合得让彼此惊叹。

    初尝禁果的两人也像是不知餍足一般,狠狠疯狂了一整夜,天,渐渐泛起鱼肚白,郑浩一脸满足的拥着佳人缓缓入睡。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

    赤***裸的两人渐渐转醒,当郑浩睁开眼眸,感受到怀中的柔软时,他被吓到了。

    一抹愧疚静萱的心思油然而生——

    他竟然和静萱之外的女人发生关心了!

    当他看清楚怀中的人儿是谁时,他又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让静萱十七岁就长大成为女人他有些抱歉,但是他却并不后悔,他是爱她的,所以,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也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如此也好,她也被他盖上了属于自己的印章,这样,怕是她连反悔的余地都没有了吧!

    小丫头长得如此精致,他如果下手不快一点,说不定就被谁给采摘了去呢?

    怀中的人儿轻轻蠕动,一双大眼睛也跟着轻轻睁开,看到他的那一刻,小脸上就扬起一抹可爱的笑容,露出了她嘴角附近的那个可爱的梨涡。

    这个梨涡是最近这几年才出现的,可能是因为小丫头爱笑的缘故,这个梨涡也越来越假明显,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几下。

    “醒了,还痛不痛?”询问着,郑浩一脸关心,同时大掌也跟着滑上她的柔软想要确认。

    静萱立刻一阵羞怯染上脸颊,扭捏的挣扎着,阻止了郑浩的动作。

    “我,我没事儿。”摇头,小丫头脸颊上都是害羞,然后伸出手臂开始拉扯着身上的被单,将小脑袋往被单里钻进去,只剩下一双明亮的眼眸滴溜溜的看着郑浩。

    郑浩抿着薄唇,看着静萱的反应,胸口染上强烈的爱意。

    因为这一夜的关系,这个暑假,静萱都呆在了b市,而他也因为从b大毕业的原因,迅速的就再一家金融行业驻足,过期了每天上班下班的日子。

    静萱则留在他再b市购买的公寓里,每天等待着他上班下班,就像是一个小妻子一般!

    两个人的生活渐渐步入轨道,而已经品尝过禁果的两人也疯狂的占有着彼此,每一个夜晚都旖旎得让人惊叹!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静萱和郑浩这对小情人分别的日子也迅速到来,暑假结束了,静萱要回到s市就读高三了,她已经答应了郑浩,会好好学习,然后考上b市的大学,到时候他们就又可以呆在一起了。

    “老婆,回去要乖乖的,每天放学就回家,不许和野男人到外面去玩儿,每天还要暗按时给我打电话,要乖乖吃饭,不准挑食,我还让我妈给你买了红糖,痛经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喝……”机场里,郑浩一改他平时的冷硬性格,一句一句的交代着,像是一个老妈子一般!

    静萱微笑着,静静倾听着他的交代,整个人脸上也都是笑意。

    “是,长官,一定完成任务。”抬手俏皮的冲郑浩行了一个军礼!

    “乖,要记得想我。”交代我一些注意事项,郑浩开口霸道的要求。

    静萱继续巧笑着点头,曾经那个小霸道的女生,此刻再面对离别之时,也显得格外的乖巧,而且,脸上也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虽然她很舍不得离开郑浩,也很不想要回s市,可是一想到离开是为了以后更多的在一起,顿时,她心里就好像充满了勇气一般坚定了下来。

    “老公,我走了,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和公司的女同事走得太近,你知道的,我爱吃醋,如果让我知道你和哪个女同事说话,我就不理你了知道吗?”郑浩交代完,静萱也开始交代。

    郑浩点头。

    “嗯,绝对不理她们。”坚定的话语,那般的让人深信不疑。

    静萱满意的点头,拖着行李终于舍不得的踏上飞机离开b市!

    回到s市的静萱,日子依旧,只是每天都会固定时间的和郑浩两个人会通电话,而且,郑浩还会再有假期的时候就会回来看她,可能是彼此交付了真心,静萱对郑浩的感情也越加浓厚!

    所以静萱学校只要一放假,哪怕只有两天时间,静萱都会打飞的直飞b市,给郑浩惊喜。

    再她看来,能够看到郑浩,对于她来说就是很幸福的事情!

    这天周末,静萱和好朋友一起约好了出玩儿时间,几个高三的年轻学子到了隔壁h市旅游。

    郑浩那边工作实在是很忙,所以静萱到也没有像是以前那般打飞的去b市看他,再加上同学又邀请她一起出旅游,打着放松心情的想法,静萱也玩得很是开心。

    “呕——”坐在餐厅里吃午餐时,每个人都点了不少h市的特色菜,只是当静萱看到餐桌上的那道水煮鱼时,平时极其爱吃的她,突然之间就是一阵反胃,那反胃也是如此的措手不及。

    静萱慌乱的冲进洗手间吐了个人神共愤,直把肠子都快干呕出来了,到最后只剩下酸水,脸色苍白得不行。

    “静萱,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胃不舒服?”同学看到她这狼狈摸样,也担心的开口询问着。

    静萱脸色苍白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那水煮鱼就很恶心!”摇摇头回答着,末了还附带着继续一阵干呕。

    “要不要我去给你买胃药。”见静萱吐得如此难受,殷勤的男同学也跟着附和着说道,看着静萱时,眼眸里也都是关心之意。

    年纪轻轻的孩子,根本没有往其他方面想,潜意识的以为是静萱身体不舒服,当然,静萱自己也如此以为的。

    直到第二天早晨,她醒来再次冲进洗手间一阵干呕时,和她同住一个房间的女同学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将静萱的理智击溃。

    “我说静萱,你吐得这么严重,该不会是你怀孕了吧?我阿姨前段时间怀孕了就和你现在一样,吃饭没胃口,还老是呕吐!”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静萱虽然才十七岁,一个花样年华般的年纪,一个自己还是孩子般的年纪,但是,她却也还是有常识存在,更何况,她也早就接触到两性了,和郑浩再房事时也从来都没有使用过***这个玩意!

    而且——

    她的大姨妈似乎还没有来!

    多久了没来了,两个月了吗?静萱纳闷的想着,理不清自己究竟多久没有来红了,心里不禁开始期待和紧张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com 同步更新《腹黑警官嫁不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