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欢宠无疆 > 第216章 阴谋渐起
    ♂ ,!

    略作沉吟。 秦茂忽的阴沉沉地笑了。他示意赵亮近身上前。附耳低语许久。赵亮细细听完。不由竖起大拇指殷切道:“秦相好计策。”想了想。许是又觉得哪里不对。他犯难道:“可是这皇后日日在宫中。我们根本无从下手啊。”

    “那就等。你可别忘了。再过半个月可就是北陵一年一次的拜月节。她沐缡孀身为国母。出宫祭拜是必然。”秦茂满眼阴光。一扫之前的颓丧之色。嘴角的阴毒令人怵然。

    说完这些。他转身将那封密函点燃。火舌很快将密函吞噬。最终化为烟灰。

    “把其他的文疏都整理一下。明日派人送去上书房吧。”秦茂说道。

    “是。”赵亮麻溜的收拾好几案上的文疏:“那奴才告退。”

    ……

    天黑沉沉的。一眼望去。天边黑压压的铅云彷如形态各异的怪兽一般。无端令人觉着压抑。处理完各地上疏。南宫瑾走出上书房。乍起的狂风将他重紫的官袍撩起。他不由抬眼看了看天边越积越厚的黑云。凤眸微眯:冬寒。终是来了。

    当他来到宫门前正欲乘轿出宫时。一个宫女急匆匆的将他拦下:“南宫大人请恕奴婢冒昧。我家娘娘已等候多时。还请南宫大人前去一见。”

    南宫瑾微微一怔。顺着那宫女的眼光看去。只见离他百步之远处清然立着一个身影。细细一看。正是秦攸冉。两人远远相对一眼。秦攸冉便缓缓转身进了身后的宫宇楼台。见此。南宫瑾略作犹豫。继而也大步跟了上去。

    一直到顶楼。秦攸冉才停住脚步。她移步上前。手扶玉栏。放眼望下。恰好可以看见宫门外的集市房屋。随后上来的南宫瑾也慢慢上前。也如她一般俯瞰着整个北陵京都。

    带着初寒的风萧萧而起。将两人的面容都吹得恍惚了几分。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秦攸冉淡淡说起:“时间过得可真快。想我们上次同看京都已是三年前了。”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很快就被风吹散。甚至来不及分辨她的悲喜。

    “陈年旧事镶妃娘娘何必再提。”南宫瑾目光闪烁。继而转了话锋:“娘娘找微臣来必定是有事。娘娘但说无妨。”

    秦攸冉眼中掠过淡淡的悲伤。如今就连回忆他也不愿了。她唇角微勾。带着一丝自嘲转头看着他:“我知道。我们的过去于你而言不过就是一个玩笑。可于我而言。那些过去都是无比珍贵的回忆。即便那都是假的。”

    见南宫瑾都不敢看她的眼睛。秦攸冉唇角的自嘲变成了苦涩。她本该是可以恨他的。可是当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三年来的恨不过是她骗自己的方式。对他。她从来都恨不起来。她终究是输了。

    “罢了。任我说得再多。你依旧不会对我有半分怜惜。”秦攸冉敛了神色。回头继续看向远处:“今日找你来。只是想问一问。上次我跟你说的。你可考虑好了。”

    南宫瑾薄唇紧抿。他自然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许久。他才慢慢开口:“上次微臣已经表明了立场。镶妃娘娘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秦攸冉清清冷冷一笑:“打消念头。若我不呢。”

    “那微臣也帮不了娘娘。”南宫瑾微微垂下眼帘。拱手道:“若是没有别的事。那微臣便告退了。”

    秦攸冉红唇一勾。也不回头。只听她不急不缓的说道:“那如果我说只要你帮我离开皇宫。我便告诉你我爹的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是关乎到皇后安危的呢。。”

    听到这话。南宫瑾迈开的脚步生生一滞。愣是令他动弹不得。

    “你爹想要做什么。。”他猛地转身。盯着秦攸冉问道。

    秦攸冉悠悠转过身。当她看见他如此紧张的神情时。一双水灵的杏眸中渐渐黯然:“你果真喜欢上了皇后。”

    见她顾左右而言其他。南宫瑾几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厉声道:“快告诉我。秦茂他到底要做什么。。”

    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使得秦攸冉皱了娥眉。可当她对上那张她朝思暮想。而此刻却为其他女人无比紧张的俊脸时。她心底顿时升起一股森寒的怨气。

    忽的。她笑了。笑得极其妖艳凄冷:“想知道么。想知道就助我离宫。只要离开了这皇宫。我就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她本打算今天就告诉南宫瑾她所知道的一切。让他提早做准备防范她的父亲谋害沐缡孀的计划。可是现在。她改变了主意。心中的妒忌怨恨使得她再也无法理智。她就是要他看着沐缡孀受伤。只有如此。她心头的恨才会得以释然。

    这样的笑是南宫瑾从未见过的。他徒然松手。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子。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寒风。一阵一阵。打在他身上如此寒彻骨髓。

    “怎么。我的样子吓到你了么。”秦攸冉依旧冷冷地笑着。可慢慢地。那抹妖艳的笑化作一丝悲绝:“我不过是想离开这困禁我的牢笼。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我以这种方式逼你帮我。。”

    她声嘶力竭的质问。继而猛地转过身。眼中掉落的泪终是没有让南宫瑾发现。

    “怎么样。这样的条件足以让你付出一切来帮我了吧。”她极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冷冷开口。

    南宫瑾看着她清丽的身影。神情复杂非常:“好。你要我如何帮你。”

    “很简单。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再过两日。我会服下假死药。到时。你只需想法子将我的“遗体”运出宫即可。”秦攸冉声音淡淡。全然听不出情绪。

    南宫瑾微微一愕。稍作沉吟道:“好。我会安排好一切。”

    “既然答应了。要说的也都说完了。你走吧。”秦攸冉冷声说道。

    闻言。南宫瑾嚅了嚅唇。看着那抹孤寂清冷的身影终是拱手告退。

    直到身后再无动静。秦攸冉终于缓缓转过身来。到了此时才发现。她早已清泪满面……

    ……

    两日后。阴雨连绵。整个皇城都被笼罩在一片蒙蒙细雨之中。凤鸾宫里。身着一袭杏色凤服的沐缡孀缓步来到宫殿外。长而宽大的裙摆上用金丝所绣的展翅凤凰栩栩如生。裙摆滑过白玉紫砖的地面。印下冰冷的痕迹。

    自从汜水传回瘟疫的消息。北陵将士死于疫症的人数不胜数。南燕那边便再无动静。而北陵军集中精力控制防范疫情。也静默了下来。两军似乎都不约而同的休战。如今的汜水边境太过平静。平静的令人不安。

    沐缡孀立在高高的玉阶之上。面容恍惚的看着这一片混沌。李德成战死。北陵军营瘟疫横行。李斌帅兵投敌。这一件件。一桩桩。哪一件哪一桩不是萧凌绎最喜看到的。这个时候的北陵军就如热锅上的蚂蚁。早已焦作一团。萧凌绎若在此时大举进攻。北陵军只怕很难守住汜水关。

    可是为何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他突然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呢。沐缡孀微微蹙眉。以她对萧凌绎的了解。他是绝不可能放弃这个最佳时机的。除非……他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可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呢。

    忽的。她面色一白。隐隐可见几条黑气从眉心蹿出。只见她身子一下就歪靠在殿门上。她不由扶住门框。可急促的呼吸和抽搐很快令她无法站稳。

    “娘娘。”刚从御厨房回来的凝萃见此连忙丢了手中的漆盘。“哗啦”一声。玉碗中的血燕洒了一地。伴随着绵绵飘下的细雨。红的惊心。

    “没事的没事的。娘娘。吃了药就没事了。”凝萃快速掏出解药喂进她的嘴里。一边替她顺气一边轻声安抚。很快。吃下解药的沐缡孀面色渐渐恢复了常态。她由凝萃扶着。虚软的回到寝殿中躺下:“本宫没事了。”

    凝萃环顾宫殿一圈。发现偌大的宫殿清清冷冷。空无一人。不由轻轻叹了气:“娘娘又让宫人们都下去休息了吧。您可真是好主子。也不怕把他们都惯懒了。奴婢不在您身边的时候。您好歹留个人在身边伺候着。像方才那样。若奴婢回来的不及时。您可怎么办。”

    沐缡孀面色淡淡。不以为意:“你忘了。本宫身上也随身带着解药的。”

    “可是……”凝萃才刚一张口。沐缡孀已悠悠闭上了眼。见此。她只能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拿来小氅盖在沐缡孀的身上。看着她苍白的面容。眼中却尽是担忧之色:怎么办。娘娘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本是可以抑制三日的解药。如今却是每日都要服用。若再在这般下去。到了连这解药也无法压制娘娘体内的毒的那一天可如何是好。

    越想。凝萃的神情便越难过惆怅。也不知念无娇去南海找到沐云没有。只希望他们二人能尽快找齐药材回到仙药谷制出能彻底解娘娘体内剧毒的解药。

    ……

    好吧。终于捋顺了。阴谋终于要开始了。小款的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_&)~~~~

    ...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com 同步更新《欢宠无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