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赵四娘家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都有时候(终章)
    婚礼,又称昏礼,按照燕国的习俗,婚礼都是在黄昏时分举行的。

    赵思源和赵二娘的婚礼也不例外,在这个夕阳西下的时候,进入了最为隆重的环节——拜堂成亲。

    与此同时,赵思悄悄离开喧嚣异常的赵四娘家,几乎一步一回头的经后门向外走去。

    “三小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刚要跨出门槛,赵思被人叫住了,转头一看,原来是程昱。

    程昱对赵思说,他想要调去赵四娘家在云州新设的分号,希望赵思能够成全。

    赵思有些诧异:“如今我家所有的茶楼生意都由我二姐掌管,你身为茶楼的大掌柜,如果想要调动,应该和我二姐说才是,为何要和不相干的我说呢?”

    程昱低头不语。

    赵思忽然想起一些往事来,心下有些明白过来,便让下人取了纸笔过来,亲笔写了一纸调令。

    赵思将调令递给程昱,忍不住说道:“就这么走了?都不去和她道声别?”

    程昱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还是不了吧。有些时候,相见不如怀念。”

    是啊,相见不如怀念。

    有些人之间,相隔多年、误会重重,却依旧能够修成正果,比方说不久前成亲的陆恒一和宋云脂;有些人之间,纵使情深、奈何缘浅,此生注定不会有结果,比方说……

    罢了罢了,相见不如不见。

    原本赵思还在纠结,要不要和江泠见上一面,至此,她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既然来了,怎么不和四娘打个招呼呢?我看得出来,四娘在犹豫,”姜荷莲子一直隐在后院的一角,望着赵思远去的身影,她不禁问身畔的江泠道,“你要是出去挽留,四娘多半会留下的,为何不试试呢?”

    眼见赵思所乘坐的马车渐渐远去,化成一个小黑点,最后终归于无,江泠慢慢道:“她不会走的。”

    “你这么笃定?”姜荷莲子低头理了理袖子,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她的脸上,让人有些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要是真走了呢?那你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江泠和姜荷莲子前世便有交集,又因同一契机而重生,彼此也算了解。他自然知道,姜荷莲子疑心他是为了复仇而接近赵思,心中对他多有不满。

    别有用心吗?是的,姜荷莲子猜得很对。

    江泠原想巧言解释一番,可此时想想,怪没意思的。

    于是,他把即将出口的辩词收回,临时改口道:“在此我得向你说一声迟来的抱歉,要不是我这个侍卫太过无能,你就不必经受烈火焚身的痛楚,于盛年而亡了。”

    “抱歉吗?不必了,”姜荷莲子淡淡一笑,“那一世我最后的留恋都已不再,纵使龟龄鹤寿,又有何用?其实,我挺喜欢那样的结局的。”

    “你也这样想?”江泠心说我俩也算是知音了,忽然他瞥见了姜荷莲子腕上的金莲子,不禁微微一怔:“这几枚金莲子,也和你一起回来了?”

    姜荷莲子虽不喜江泠钻营的作风,但她深知江泠并非无的放矢之人,见他问得认真,便答道:“怎么会?这是我回来之后,仿照前世的那些重新做的。”

    “原来如此。”

    尽管得知此物并非前世之物,江泠的思绪还是不自觉的被它们牵去了前世。

    前世里,祁王无故失踪,姜荷莲子心中牵挂,便去香火鼎盛的大相国寺为他祈福。

    当时,江泠身为燕云卫的一员,奉命保护姜荷莲子。

    那一日,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到了离开的时候,车夫忽然发现姜荷莲子所乘的马车坏了。

    彼时祁王虽已不在府中,祁王府却依旧权倾天下。临时抽调一辆新的马车过来,对在祁王府中地位超凡的姜荷莲子来说,没有丝毫难度。

    就在此时,大相国寺的主持出现了,说这也是缘分,劝姜荷莲子在寺中留宿一晚。

    这位主持乃是名满天下的得道高僧,既然他都开口了,姜荷莲子不好不给他面子,便从善如流地留下了来。

    到了半夜,姜荷莲子留宿的居士寮房忽然起火。火势实在太大,姜荷莲子身困火海之中不得脱身,江泠等几名燕云卫便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火场救她。结果,江泠虽找到了她,却没能将她救出去。

    火海之中,江泠在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仿佛看到了金光一闪,发出金光的东西,不是别的,似乎正是姜荷莲子手腕上的金莲子。

    “隔了一世都不忘……”陡然间江泠联想起她这一世的名字,笑了笑,“想来这几枚金莲子是他送的吧?”

    “是他送的没错,”自己的心思忽然被戳破,姜荷莲子有些羞涩,忙找了个理由遮掩,“不过我这么喜欢,最主要还是因为它是由高僧开光过的。”

    这个理由一听就好假,江泠却认了真:“高僧?哪位高僧?”

    “慈航大师。”

    “就是那位大相国寺的主持?”

    “正是。”

    虽说给金器开光属于和尚的日常业务之一,再寻常不过了,可听说这事儿居然又和大相国寺扯上了关系,不知为何,江泠的心中生出一丝异样。

    看到江泠的脸色有些凝重,姜荷莲子问道:“怎的?有什么不对吗?”

    “你或许不知道,前世那场火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江泠道。

    听江泠这么说,姜荷莲子并不怎么吃惊。

    想想也是,燕云卫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如此强大的存在,正常情况下,怎么会无法及时发现火情,坐视火势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别说只是大火了,就是环境再恶劣十倍,以燕云卫的能耐,要从中救出一个人来也非难事,何至于人没救出来,反倒全军覆没了?

    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信呐?

    “殿下仇家中多,这里面或许有人听信了那些不实的传言,误以为殿下有多么喜欢我,就雇人杀了我泄愤,”姜荷莲子不以为意道,“这是极有可能的,不足为奇。

    真如姜荷莲子所说,那仇家可得有多强,雇来的杀手居然能够干番一众燕云卫,这份本事,着实了得。

    “仅凭外面雇来之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的。”江泠神色肃然,“我怀疑,大相国寺的和尚也参与其中了。”

    说到这儿,江泠凝神细思起来,大相国寺乃是燕国的护国神寺,地位极为尊崇,里面的僧侣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买通的。真会有人大费周章地买通里面的僧侣,只为杀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子泄愤?这手笔,未免太大了些。

    那些人是专程来取姜荷莲子性命的,这点毫无疑问,但应当不是为了泄愤,而是另有重大缘由。

    那么会是什么样的缘由呢?一般来说,杀人的动机无外乎情仇财三种。前世里,姜荷莲子离群索居,与世无争,情仇财三样,貌似哪样都沾不上呀?

    江泠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姜荷莲子忽然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会做出这种事情?我是不大相信的。

    “不过提起当日之事,今日我终于明白,为何我前世明明和王敏之没有任何交集,可每回看到他的时候,却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其实,我是见过他的,就在那日,就在相国寺中。当时,他正和一个白衣男子说话,那白衣男子……”

    “姜小姐,姜小姐,”姜荷莲子正在努力回想那白衣男子的形容之时,一阵急促地喊声将她的思绪打断,“新姑爷出去敬酒了,现如今新房里就只有大小姐一个人在,她想请你过去陪陪她,说些贴己话呢。”

    曾经,姜荷莲子和赵二娘极为要好,姐妹俩几乎无话不谈。后来,赵二娘被迫离乡,二人就此断了联系。多年之后,赵二娘重回故土,二人再度相逢。可不知为何,当年的那些亲昵熟悉消失不在,有些时候,姜荷莲子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赵二娘就是一个陌生人。

    自赵二娘回来之后,除了必要的寒暄,两人之间所说过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十句,关系淡漠得很。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贴己话可说的呢?姜荷莲子好生诧异。

    与其去和形同陌路的赵二娘面面相觑,姜荷莲子更愿意和颇有共同话题的江泠待着,因而,她是打心眼里不想去见赵二娘。可那负责喊人的丫鬟力气大得很,直接就把姜荷莲子给拉走了,根本不容她抗拒。

    姜荷莲子走了,后院里就只剩下了江泠一个人。有热闹喧嚣的前院做反衬,这儿安静得让人害怕。

    江泠和赵思相处日久,深信依照赵思的个性,今日她也就是去广济寺转上一圈,很快就会回来的。

    忽的一阵秋风拂过,几片梧桐树叶缓缓落下,此情此景之下,他不禁从心底生出萧瑟不定之感来。

    寺庙,又是寺庙!前世那场熊熊烈火仿佛又在他面前燃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巨大的恐惧霎时间笼罩住了他。

    江泠不再迟疑,立刻转身冲出了赵四娘家,骑上一匹从马厩里随手牵来的马匹,向着广济寺一路狂奔。

    广济寺内,许愿池中,静静地映照着一轮明月。

    空庭依旧,故人不在。

    江泠轻轻拾起一支跌落在许愿池畔的莲花玉簪,上面仿佛还余有赵思的体温。

    你,终究选择了离开,对吗?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com 同步更新《赵四娘家》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