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林公子药罐子 > 第190章 完结章
    ♂ ,!

    赵元荣紧张而又害怕,忐忑而不安,他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一件令父王非常不高兴的事情,也打乱了赵靖宜所有的计划,他并非是个好儿子。

    赵元荣眼睛里不禁带了些湿润,他想到林曦,他很想得到表舅的一丝安慰,可惜他没有。

    林曦说他善良,是啊,他就是不忍心。

    当卫乙带人追上他的时候已经能看到峄山的离宫了,赵元荣固执的性格犹如他的父亲,卫乙不敢用硬的,只能护着他进入避暑山庄,一边派人给赵靖宜送信。

    那夜,赵靖宇在离宫内秉烛看书,可内心却是烦躁不安,夏景帝去了山下村庄,身边只带了来公公和一些禁军侍卫,无论他们如何相劝都无用,他只能留在离宫等着,他不敢动任何东西。

    安静的夜晚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赵靖宇不知怎的心中一跳,蓦然起身回头,恰恰与赵元荣四目相对。

    “荣儿?你怎么来了。”

    那股焦虑不安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九皇子惊愕的脸上瞬间扬起了惊喜的笑容,那发自内心的喜悦让沉着脸色的赵元荣也不禁弯起了唇角。

    “笨蛋!”他低骂了一声,“我不来,谁来保护你。”

    赵靖宇只在那儿笑着。

    夏景帝坐在酒肆里,目光望着周围渐渐围拢过来的士兵,粗喘着气,老眼昏花的眼一会儿锐利一伙儿浑浊。

    “老三,老五,好呀,你们真是孝顺儿子,呵呵……”

    禁军统领苏扬紧张地满手都是汗,他的人马可都在离宫里,这里不过几十号人罢了,如何对抗这早就埋伏在这小村庄里头的刺客。

    他就是再忠君爱国此刻也不免骂娘,谁他娘的要微服私访!

    造反并不一定要杀进皇宫里,没了皇帝,也没了九皇子,这皇位也只有一个人选了。

    苏扬想到在离宫的九皇子,不免担忧起来,不知道是否安好。

    九皇子掌了兵部,可他并没有兵权,也调不动禁军,亲王府的府兵都不在这里,唯一只有带来的几个侍卫,如何能顶事。

    他隐约能感觉到今晚的不寻常,然而赵元荣却来了,这让他大大地舒了口气。

    他的堂兄赵靖宜怎么会让他的独子出事?

    赵元荣此刻出现在这里无疑告诉天下所有人睿王府已经选择了立场。

    他感动又感激。

    忽然殿外传来一声呵斥,“什么人?”

    接着便是一个闷哼倒地之声。

    两叔侄同时起身,赵靖宇下意识地一把将赵元荣拉到身后,问:“你带人来了吗?”

    “应该跟来了。”赵元荣回答。

    接着两人共同沉默地望着声音越来越响的门口。

    赵靖宜将剑抽离刺客的身体,冷漠的地一甩剑上的血水,接着朝夏景帝走去。

    剩下的零星禁军下意识地让开,夏景帝强打起精神望着一步步走进的赵靖宜,忍不住弯了弯手指,心跳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快,直到他英武的侄子单膝跪于地上,“臣救驾来迟,请皇上责罚。”

    来的很及时,在苏扬苦苦支撑就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随着赵靖宜跪地,他后边的京郊营都一同跪拜,整齐划一,纪律严明可见一斑。

    夏景帝望着自己这个从来在最恰当时间出现,说出最恰当话的侄子,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这是个预谋,然而对他却是个意外,可依旧什么事都瞒不过这个侄子,令人细思极恐,隐隐威胁。

    那些救驾的兵将跪的是他这个皇帝,可听从却是睿亲王,夏景帝不免想道:若是他的儿子造反的造反,还平庸无能,幼小的还小,资质不明太过纯善,将来谁能压制住他!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来公公忽然问道:“王爷,不知离宫是何情形,九殿下可还安好?”

    夏景帝顿时一个激灵,忙问道:“对,靖宇,他怎么样了?”

    若是赵靖宇出了事,夏景帝再无拿得出手的继承人,造反的皇子如何当得起帝位,他唯一能选择的却只有……

    赵靖宜心里不免冷笑,可想到自己的儿子,真是时也命也。

    “荣儿已带人去了离宫。”赵靖宜冷静地说。

    说完便看到一个侍卫急匆匆而来,跪地禀报:“启禀皇上,王爷,离宫中的刺客已经全部拿下,九皇子平安无事,只是世子……”

    “怎么了?”听到赵靖宇没事,夏景帝明显舒了一口气,然而又不好太过明显,神色便有些扭曲。

    “世子身中一剑,伤了左肩,殿下请皇上尽快回离宫主持大局。”

    赵靖宜的眉头顿时紧皱起来,“皇上,请允许臣侄先行离去。”

    “去,快去,立刻宣太医,定要医治好荣儿!”夏景帝赶紧摆手,“静宜,你们父子救驾有功,等回宫后再行赏赐……”

    赵靖宜已经无心再听后面的话,快走几步便翻身上马,带人赶往离宫。

    越靠近九皇子的寝殿,血腥味越浓,赵靖宜沉着脸色一路闯了进去。

    “啊,睿王兄。”

    坐在床头的九皇子看见来人立刻站了起来,感受到赵靖宜满身的戾气和血腥气,心中不禁忐忑了一下。

    而躺在床上的赵元荣听到这一声唤整个人不禁抖了一抖。

    赵靖宜冷眼盯着床上那个臭小子,缓缓走近在那染血的左肩上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赵靖宜看了许久,赵元荣虽不敢抬头看他,却也感觉如芒在身。

    最终实在忍受不了那如利刃般的目光,只得顶着迫人压力虚弱地唤道:“父王……”

    赵靖宜于是便回头看九皇子,“可否让我们父子说几句话?”

    “当,当然。”九皇子赶紧就溜了,他终于知道战场上下来的睿王兄是什么样的,妈啊,太吓人了,平时放放冷气根本就是玩玩似得。

    “算是有脑子,还知道用苦肉计。”

    赵靖宜冷冰冰地说,却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

    赵元荣的手指下意识地抠了抠薄毯,“没有的事,儿子真心实意……”赵元荣瞬间闭上嘴巴,看他父王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心里再次抖了抖,鼓足了勇气继续说:“儿子不孝,可这是儿子的选择,您……您别生气,回去要打要罚怎么样都行……”

    这个时候林曦要是在这里就好了。

    机会已失,已成定局,打罚更无意义。

    江山与他有何用处,无非为了你。

    赵靖宜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儿子相信九叔。”赵元荣望着自己的父亲认真的说。

    “随你。”赵靖宜淡淡的说,“人都是会变的,若是后悔怨不得人。”

    瞧瞧如今的夏景帝,曾经也是英明圣主,谁能保证赵靖宇不会是下一个?

    赵靖宜没有久坐,出去的时候碰到九皇子端着药碗进来,满脸的愧疚。

    赵靖宜忽然之间便释然了,他家小子的确善良,不过也有狡黠的时候,帝王责任重大,得之也不一定比现在更好。

    他点点头便离开,身后隐约还传来赵靖宇的声音。

    “荣儿,你冲上去的时候简直吓死我了,下次定要知道躲我身后知道吗,我是你九叔,合该我保护你。”

    “你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动也不动,我不冲上去,你挨劈呀!啊呀,这药真苦,不喝。”赵元荣不耐烦的声音。

    “我要是躲了,不就伤到你了吗?”

    “胡说,我身手比你好多了。”

    “是是是,小祖宗,快喝。”

    “我都多久没吃药了,都是你。”

    “我都记着呢,荣儿,就你对我最好。”

    “废话,咱俩可是哥们。”

    “我是你叔。”

    “哼。”

    ……

    赵靖宜扬了扬嘴角,轻叹了口气,他忽然很想林曦。

    当夜,梁王府和蜀王府被禁军团团围住,梁王和蜀王一同下了天牢。

    良妃禁足于丽正宫。

    第二日,圣驾回朝。

    三日后当朝册封九皇子赵靖宇为太子,正位东宫。令梁王和蜀王终身圈禁于各自府邸,永不得出。

    同时封林曦为当朝太子太傅,旨意连同已经整装上阵的睿亲王一起到了海广。

    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海禁了。

    “谨之,谢谢你。”

    林曦趴在赵靖宜的胸膛上,将汗湿的长发撩到后背,轻声地说。

    “你是该好好谢谢我,曦儿,如今这最大的赢家可是你了。”

    赵靖宜抚摸着林曦温润的脊背,忍不住叹息了人生。

    林曦笑眯眯地亲了亲他的唇角,“不怕,我不欺负你。”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com 同步更新《林公子药罐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