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纵宠一千金凰后 > 番外 三 魔天与番雾,十万年的回首
    ♂ ,!

    id=&“content_28501&“>番外三魔天与雾

    十万年的一个回首

    海岸的尽头有着两座海岛,海岛成黑色,仔细看才会发现,那是无数的黑色房屋,房屋漂浮在海上,看起来极为诡异;海岛的最里面有着一处紫色的豪华宫殿,一身紫衣的魔天坐在王位上,看着殿外遥远的海域,不断的将酒灌进嘴里。( 广告)

    一身同样华丽紫衣的雾走了进来,看见魔天在喝酒也不劝,只是走到他的身边,坐在他的身旁:“殿下是后悔了么?”

    魔天闻言,缓缓放下酒杯,伸手将雾揽进怀中,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本王何曾后悔过?”

    雾偎依进魔天的怀中:“可是殿下好像不怎么开心!”

    魔天端起酒杯再灌了一口,声音低沉:“本王在想以前的事情,你一直默默守在我身边,可是本王却从没看见你的好,而凰儿,她就如一簇火焰一般闯进我的生命里,让我宁愿被她燃烧,哪怕灰飞烟灭也愿意!”

    “可是她却在我的面前走进别人的怀抱,而十万年之后,她再一次走向了那个人,我明白我输得很彻底,而她对我或许并非无情,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仅仅止于此而已!”

    “是她让我放手,她伤透了我,却同时让我知道,我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一直守候在我身边!”魔天低头看向雾:“我现在无法将自己的爱给你,但是我会努力的,直到我爱上你的那一天,我会娶你做我的魔后,你可愿意?”

    “嗯!”雾含泪点头,这一刻她觉得她十万年的苦都是值得的,就算魔天无法像爱火凰一样爱她,但是此刻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魔天低头轻轻的吻上雾的眼眸,将那晶莹的泪珠吸允:“魔族的眼泪是最珍贵的,你怎么可以轻易流泪?”

    雾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我这可不是轻易落泪!”

    “是为我流的?”魔天勾起雾的下巴,紫的发亮的眸子看着她的眸子,不放过她的一丝情绪,饶是不知道羞涩为何物的雾也不禁羞红了脸,她还是第一次离魔天的脸这么近,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但是看到魔天那入炬的目光,终于还是缓缓的点头了,哪怕被笑,但是她不想否认自己的心情。(

    而魔天确实笑了,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宠溺,修长的手指拂去雾眼角的晶莹:“傻瓜!”话落,在雾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吻上了她的唇。

    两唇相碰,从未品尝过的美好让魔天一震,将雾的身子抱紧,不禁想要得到更多,从来没有一种味道,让他如此的贪念;雾从开始的不可置信,到后面的欣喜,抬手拥住魔天,闭上眼睛回应他的吻,那种曾经无比熟悉的心跳又渐渐的回来,仿佛回到了她第一次看见魔天的时候。

    **,妾意情浓,雾没有丝毫的反抗,任意魔天对她无限的索取,身体的融合,心也渐渐的开始接近,身体虽然疼痛,但是她知道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雾……”一声呢喃从魔天的口中发出来,雾身躯一震,抱住他的手更加的用力,没有比这更动听的呼唤!

    ……。分割线……。

    父子之情

    西夏皇宫,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千清凰换了身衣服朝御书房走去,安公公看见千清凰走来刚刚想要行礼却被千清凰制止了,于是对千清凰虚礼一下,轻轻的为她打开门。

    千清凰放轻的脚步走进去,一转眼就看见那书案前的两个身影,她着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轩辕旭阳的身子坐在案几后面,整个人几乎被面前的奏折掩盖了,他此刻正拿着一本奏折看得认真无比;轩辕绝坐在儿子的旁边看着另外的奏折,但是眸光却没有离开过轩辕旭阳,没当看到轩辕旭阳皱眉好似看不懂的时候他都会放下手中的奏折,拿起笔为他讲解;简单易懂,也不会曲解了意义,直到轩辕旭阳表示自己明白了,他才将奏折递回给他。

    或许两人并没有发觉,但是千清凰却看得轻轻楚楚,虽然轩辕绝并没有太大的表情,但是他对旭阳的父爱却在不经意间流露,每当他讲解一遍之后看见旭阳说自己明白了,他就会露出满意的神色,这是为人父的骄傲;而轩辕旭阳每次皱眉让父皇为他讲解,在靠近轩辕绝的时候,眉宇间总是会带着浅笑;每当父皇将他不明白的东西一下子讲解出来,他就会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轩辕绝。(

    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千清凰就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不过,眼前的一幕虽然和谐,但是现在天已经黑了,她不得不做坏人‘破坏’一下这和谐的气氛:“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先用膳吧!”

    闻言,两父子同时抬起头,那一瞬间简直相似到了极点,轩辕绝目露惊喜:“凰儿你怎么来了?”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起身直接朝千清凰走来,然后一把将她揽进怀中。

    轩辕旭阳自然不敢再父皇的面前表现出对母后的依赖,只得尊敬的唤一声“母后”,上扬的唇角显示着他的喜悦。

    “看见你们还没有过去,就来看看!”千清凰对轩辕绝轻笑,然后朝旭阳伸出了双手:“旭儿过来!”

    轩辕旭阳想要过去,但是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父皇,果然看见轩辕绝的脸上带着微微的不满:“凰儿,旭儿已经长大了,你不能惯着他!”

    千清凰毫不客气的从他的怀中出来,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旭儿才七岁,还是一个孩子,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说完也不管轩辕绝什么表情,一把将轩辕旭阳抱进怀中然后直接走了过去!

    “母后,你这样父皇会生气的!”轩辕旭阳没好气的劝道,但是心中却开了花,每次父皇跟母后交锋,最后都是母后胜利,而这个定律是永恒的!

    “气就气呗!”千清凰不在乎的一笑,将旭阳放下来然后牵着他的小手,再次开口语气却带着认真:“旭儿,你父皇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对你只有严厉,但是他心理其实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多学一些东西!”

    “我知道!”轩辕旭阳明媚一笑:“父皇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每次皇妹抱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都不会那么冰冷;而且父皇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听着他话语中毫不掩饰对轩辕绝的崇拜和喜爱,千清凰浅浅的勾唇,这样就很好,不是么?

    刚刚摆好晚膳,轩辕绝在千清凰的身边坐下,看着挨着自己母后的轩辕旭阳,眉头忍不住皱起,凰儿居然为了儿子对他吼了!这可不是好现象!而很快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只见花郁抱着沉月不请自来,拉了把椅子就坐下,看着桌上的食物顿时两人放光:“哇,这么多好吃的!”

    轩辕绝挑眉,他并没有吩咐宫人准备他们的碗筷,看他们怎么吃!

    果然,沉月看着面前空空如也,顿时皱眉了:“为什么没有我们的碗筷?”

    花郁桃花眼一挑,拍拍沉月的脑袋,刻意拉长了声音:“你父皇家现在很穷,买不起碗,所以我们现在吃饭,得自带!”

    在轩辕绝的怒视下,花郁不知从何处变出两副碗筷,无视轩辕绝的目光,夹了菜两人美滋滋的吃起来,当然还不忘给千清凰夹菜:“凰儿,快吃菜!”别说轩辕绝,就算千清凰都忍不住抽了抽眼皮,这两个家伙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沉月感觉空气的温度急剧下降,夹菜的手停了一下,最终还是夹了一个最大的鸡腿,跳下椅子,忍痛将鸡腿送到轩辕绝的碗里,覆上一个甜甜的笑:“父皇,吃东西!”

    轩辕绝没有说话,沉月心里突突的,不过就算面色有些僵硬她还是保持着微笑,心中在不断呐喊:父皇好可怕,娘亲救命啊啊!

    或许是母子间的心有灵犀,千清凰抬手覆上轩辕绝的手,声音温和:“绝,快吃吧,等下菜凉了!”

    轩辕绝回握住千清凰的手,另一只手拿起筷子开始夹菜吃;空气中的冷意终于消失,沉月身子一跨:终于得救了!

    不过这餐饭并没有那么平静,一身紫衣的东方恒与白衣的东方漠走了进来,而且还颇有先见之明的自带了碗筷,无视轩辕绝帝王的威严坐下:“老远就闻到皇后娘娘这里的饭菜香,想必皇后娘娘不会介意加上恒一起吃饭吧!”话是这样说,东方恒已经自顾自的坐下,开始动手夹菜了。

    东方漠也不介意,坐在东方恒的下首,对千清凰浅浅一笑:“我那里的厨子请了假,凰儿妹妹介意我在这里吃点饭么?”

    耍无赖?装可怜?花郁闷笑得肚子都快疼了,转眼看去,轩辕绝手中的筷子都被他捏碎了,汗,那可是银筷子!

    欢喜和欢端着最后的菜走上来,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坐满一桌人的,顿时表示无语……

    “皇兄!皇嫂!”轩辕荻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仔细一看他的身后还拉着一个人,轩辕荻也不管其他,看见一桌子的好菜,顿时口水横流:“哇,这么多好吃的,看来我来对了!”

    “臣叶岁寒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公主……”被强行拉来的叶岁寒无奈的整理衣服参拜,还没拜完就被轩辕荻拉上了桌子:“皇嫂不会介意的,快点来吃吧!”

    欢喜和欢同时退后一步,表示自己与这两日没有关系!

    而沉月终于从碗里抬起头,天真无邪的看着千清凰:“娘亲,今晚我要跟你睡!”

    空气瞬间冷凝,众人看向已经危险无比却毫不自知的沉月:公主殿下,你太有才了!

    ------题外话------

    吼吼,千玫无耻的推荐自己的新文,欢迎冒泡!汗,至宠扑了,顶着锅盖前行!

    《嫡女凰后》

    这是千玫很认真的想要写的一本皇后文,有笑、有泪、有宠、有爱,写一个女子在乱世之中一步步走上最高的位置,写一个帝王抛弃一切只为心中挚爱,或许只是相濡以沫恬淡的爱情

    ,也可以是生死与共的大爱,不管如何,请与千玫一起期待,或许,这就是你的菜!

    女强文,宠文,宅斗加宫斗!结局一对一!男主身心干净,气场是有的,帅气是绝对的!女主强大、冷漠、但是对在乎的人是绝对护短滴!yy无限,喜欢的亲就跳坑吧!嗷呜…。

    无广告手机站: m.shengxu5.com 同步更新《纵宠一千金凰后》小说